Moonsong

=月歌/云水
一条渴望被关注的咸鱼
aph露中法贞♡时之歌♡布袋戏♡
老公是如月晴人
最近中毒lolita小裙子♡

【闲话】关于sot与语c与一些我自己的话(不占tag啦。)

说得真好!

Muize.lupe:

每每看度妈的文字,都是,啊——这个人真的很会讲道理。非贬义。
很多人都喜欢讲道理,对别人讲道理,我的父亲便是其中一个。我的父亲曾经这样解释他对我讲道理的原因,就是将自己的想法讲给别人听从而产生共鸣,继而让他认同你的“道理”。
文字是一个很奇妙的东西,不同的人说同一种意思,却因为不同的表达方式而产生不同的效果,这也是一种作为语言的魅力。
其实道理很难讲,为什么,因为你要让不同的人接受你这个相同的东西,在这里你需要找到大部分人的共鸣点但同时表达出自己的意思。并且说句实在话,一长段文字,能看下去,并且能顺着其中的思维走下去,并且产生共鸣,能做到的人,不多,不多。
语c我接触的不算多,也不玩,不做评价。将事论事,这件事情上,只能说,赛赛就是赛赛,只有一个赛赛,但是有有很多赛赛,就如同度妈所说,大同小异。不同的人眼里会有不同的赛赛,就比如在不同的人眼里的同一个人是不同的样子一样。每个人的理解不同罢了,但是,没有人有资格随随便便的指责别人,也没有可以随随便便的以自己的观念为主观看法。
对于这件事情,两边都有我所喜欢的太太和亲友,着实不好做评价,不过截图的……说句实话,您这火引的真好,并且随随便便的就截亲友群私密群的图(邓摇)


周容为度。:



我弧了很久,回来才知道好像发生了些什么。我不确定我的三观正不正,所以我只是诚恳地说这些话,根据我自己的亲身体会。欢迎指出错误。




但是如果言辞过于激烈,我想,我有权利置之不理吧?x




语c。在我入之前,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。我那时觉得,可能是扣字的黑界,可能是一群很会写文的人,可能和演绎吧的演绎一样,可能是假装自己是那个人然后聊天,可能是文爱……




我是个比较认真的人。当时我入圈之前,认认真真仔仔细细百度语c,背了好多名词,什么套,什么bot,什么皮,什么煤气厂,什么打卡,什么崩皮,什么…………




我记得我入第一个语c群,是被吓退的,当时我在全职圈,一进去就是一堆人,使劲刷屏,有个人说了个“自退吧”我就退了,现在想想大概不是对我说的。x




我在这个圈,看到了很多丑恶,真的丑恶,也看到了很多美好,真的美好,毕竟,这个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的。对吧?




“如果这个世界非黑即白,那么就像是一个立方体,你把它推倒,另一面朝上,世界还是原来的样子。”




我看到很多人只想着扣字撕逼,看到很多人孤高地固执地磨皮练戏,看到很多交际花,看到很多小太阳。




我不了解语c圈之前,我那些想法会稍微放一放,而且,也不会打地图炮,一般来讲只会说,“我见到过有语c圈的人blablah.”




我也不认为我完全了解了语c圈。我听入圈好多年的人讲故事,讲那时候怎么用小手机一点一点敲,对个戏都要分好几条短信,那时候还没有外交群,怎么用邮件发送广告……很有意思,很憧憬,也有些庆幸自己不用那么“艰苦”。




语c内部也有撕逼,是的。对于戏的看法不一样,对于气的看法不一样。可能确实有些偏激吧,但是我可以理解,所以遇到这种人我尽量规避。我有“同体恐惧症”,同体,就是和自己语c同一个角色的人。是因为,我觉得,和一个同体讲皮气,他看我不顺眼想和我撕,就太麻烦了。每个人的理解不一样,大同小异就好。




上次有个人到我们群审核,我说对不起我觉得你这个不是戏,他问我你觉得戏是什么,我说三言两语说不清楚的,他说你都说不清楚凭什么说我的不是戏,我告诉你我研究了两年研究出一个结论,戏和文没区别。




也有入圈很久的人和我说我不懂你们的戏,刚开始那时候我们的戏不讲究什么帝视啊自述啊文啊,写得好就行。




也有皮气很好的人和我说戏文不同这是最基础的观点和理念,第一视角也是。第一视角不是第一人称,这更要注意。




都是不一样的,大家的观念。




所以,我若能让别人认同我的皮气和戏,那该是多么大的欢欣鼓舞啊。就像有人认同我的人物分析和文,我就欢欣鼓舞一样。




我一开始的语c只会带皮水聊,还是特别崩皮的(即完全不符合人物性格)。让我一直走下去的是我一开始的初心:成为那个人。




很多三次明星饭,不懂别人对二次元的喜爱。不是声控的,不能理解别人对cv的喜爱。不喜欢酸味的,不能理解别人对山楂的喜爱。这无可厚非。




假如这样去评判别人,不是太武断了么?每个人都有一些别人所不能理解的爱好吧,不管这个“别人”是谁。




我没有了解事件的全部经过。我的话,当然很可能与真实情况对不上;但是我相信,道理是一样的。




语c这个圈子有它的迷人之处,也有它的不足之处。这个圈子,不像黄赌毒之类的,本身就有错;这个圈子没有错。




它有自己独特的规则,就像文有文法家有家规,不是吗?就像LLer对于自己九个老婆的固执,不惜氪金少则几百多则上万,它也有自己的固执。




里面的人当然也可能会观念和别人不一样。但大家一定都认为自己是对的,这与圈子无关,只与人有关。因为你看,正如我所说,同在语c圈,对戏的看法都那么不一样。




但语c圈,不是完美的,身在任何圈子你都会被环境影响,语c也不例外。




我有朋友的同学接触完语c就天天想混圈大计,还要拉一堆人混圈,不磨皮不练戏,只想怎么撕逼。




我的意思是,这个圈子有好有坏,并且真的没有那么一面倒,它很值得一个人去了解,即使不想去了解,至少也不应该被排斥、怒骂。




sot最初吸引我的是人设,我最开始的人物分析,和现在相差很远。




需要改的是我,不是作者,一定是我刚开始误解了作者的意思。




比如赛科尔,当时有人分了小说赛,pv赛,人设赛。我说,原著就是原著,请三合一,不要割裂开。




怎么三合一?先各自看。兴许小说是存在瑕疵,但是你不可能和作者争辩,说你ooc了。小说赛突出莽撞又暴躁易怒,pv赛突出狂躁又高傲,人设赛突出天马行空又自我,你要这么想:错的是我,只有我。




那么你就可以慢慢梳理出条理,然后融合。




固然小说中有些词语的使用不尽如人意,难道就没有可取之处了吗?我研究南国组以来,从小说中汲取的并不少。很多,可以这么说。




可以自傲,不要高傲;可以自信,不要自负。将自己放得太低就展现不了自己的能力,将自己放得太高就不能很好地进步。




我也不是完人,我一会儿将自己放到土里踩上几脚,一会儿飘飘然以为自己是世界中心;可正是因为这样我才会这么说,当被别人喝醒,我才会发觉,自己错在哪里,并将这个经验教训与别人分享。




我见过玩语c就轻视非语c圈的人,也见过不玩语c所以对语c圈嗤之以鼻的人。说到底,其实,玩语c你不比别人境界高到哪里去,不玩语c,你也不比别人清高到哪里去。不是吗?




我对暮雪说过,我不喜欢日式文风,我给你红心蓝手,不是我看你的文看得爽,是我觉得你的笔法、结构和思想老到。




我也对他说过,你的赛科尔我很喜欢,很喜欢,但我必须要说,在我眼里你的气不正。




之前好多人说我道德制高点。不是的。你做不到,却要求别人去做,这是道德制高点。你做得到,或正在努力做,呼吁别人去做,这,不是道德,但是,是逻辑。




我不一定道德。但是我(正在努力)让自己变得逻辑。




我试图以我的思考,结合尽量中立的视角(我不知道我做到没有),阐述这样一件事情。




能有人欣赏就好,有人接受就更好。即使是不欣赏不接受我也理解,无可厚非的。




我也做错过事,可能正在做错,而且大概会一直错下去,我离圣人,差得太远了。有的我改了,有的我还没改完,也有的我不知道。




我在努力。




徒弟问我,我该插手一件事,还是什么都不管?




我想说,中立。




中立不是什么都不管,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中立是角度,不要带着情感说我要撕你,而是认认真真想,甲方的道理是什么?乙方的道理是什么?




每个人都有做一件事的道理,不可能“没有道理”,要先从他的角度看,这个人的道理是什么?然后再看,他的亲友道理是什么?有的人,自己的道理可能可以让人接受,他的亲友无脑护却无法让人接受,也有反之者。




独裁者认为,自己是对的,因为臣民应该服从自己。起义者认为,自己是对的,因为人民需要推翻独裁者。




谁是对的?别说话,盐水里滚一滚呛一呛泡一泡,十年二十年一百年之后再来看它,对错?只有题有对错,而观念,只有符合大众与不符合大众。(这也是为什么我这一番闲话不想要说服谁,只想阐释我自己的想法;若是能影响到一些人,再好不过了。)




这是初步判断而已。接下来,仔细想想,你认为哪一种你更能接受?不能接受,为什么?你不能接受的理由,自己又能不能接受?是不是自己的观念,还是向自己都认为不合逻辑的地方偏移?不能接受,你自己是不是也有一样的做法?有则改之无则加勉。




都能接受,为什么会撕起逼来?两方能不能互相理解一下?不能互相理解,是为什么?是不可调和的吗?是……




带着这样,诸多你的分析,再去插手一件事情,你就是中立的,或者说,只代表你自己的。




柴静的《看见》提到她采访一个人。我忘了是谁,我一向记不住名字,她说别人和她说这个人,“即使别人不认可他,但是会尊重他。”




她采访一个官员,这个官员言辞犀利,她问,“你是怎么在官场生活这么长时间的?”




官员说,“靠说得准确。”




大概这也是我想说的。不管是语c圈的,喜欢语c圈的,对语c圈颇有微词的,如果都能认真思考,平和做事,努力向上,不因噎废食吹毛求疵,也不以一概全一叶障目,更不自高自大自以为是,那么,别人不认可你,也会尊重你。




语c圈一些人,我能理解,但是做得确实有过分的地方与在我看来不正确的地方。不喜欢语c圈的,亦然。




而在我看来(也难怪别人叫我度妈,我有时候还真有点像妈),都像孩子一样(不是说我境界更高,而是因为,我渴望包容)。多大的人,都像孩子,除非他不会做错事;所以一定程度上可以原谅(这并非伪善,我有不喜欢的人,有排斥的人,我说的可原谅是,这个人改正了,那么我不会一直延续这份排斥;但有的事的确不可原谅,就比如,引诱别人吸毒)。




包容而不放纵。




不地图炮,不特指谁,我说过——有则改之无则加勉,我,此刻无比心平气和,也请诸位如此。




“或许别人不认可他,但是会尊重他。”




我也希望成为这样的一个人,虽然差得还远。诸位请多指教了。


评论

热度(70)

  1. Moonsong懒软森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说得真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