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onsong

=月歌/云水
一条渴望被关注的咸鱼
aph露中法贞♡时之歌♡布袋戏♡
老公是如月晴人
最近中毒lolita小裙子♡

【界轩】结

所有楻国国民都由衷敬畏着一个人。

在他们眼里,大祭司云轩·道奇冕下是一位极其高不可攀的神圣存在。

“他是仙人,他拥有永恒的生命。”

刚来楻国的塔帕兹少年界海也一度这么认为。

“他的发丝是最深邃的星空,他的声音传达着最神圣崇高的预言,他的眼睛注视着虚妄的过往将来。”

真神奇啊,仙人。

那时的界海神往地感慨着,却并未往心里去。

这个人离他太遥远了,远超他的生活之外。

他只是一个平凡的异国交换生,完成了学业之后,他只想回到塔帕兹的家,找一份稳定的,收入不错的工作,有一个美满的家。

这就够了。界海想着。

然而不觉间,命运的指针悄然指向了他。

——他平静的生活被打破。
他接触了一个神秘的书吧。

他得到了一个神奇的旧书。

他开始被卷入一系列奇怪的事件

他认识了舜、尽远,认识了尤诺,认识了弥幽,还有……云轩。

如果那件事没有发生的话,也许他一生都不会与这位冕下有交集。

那天,巨大的黑色光束包裹了异国的少年,界海感觉到自己仿佛置身于一片混沌之中。身体内是撕扯的痛楚,他疼得浑身发抖。好像有什么在他体内冲撞,撕咬,要破开他的身体,冲出去。

毁掉……毁掉这一切……

少年觉得自己快疯了。

他好像什么都看不见,什么都听不见。但恍惚之中,他似乎能看见一群金袍的,白袍的人逼近了他。

我要死在这里了吗?界海混乱的意识中闪过一丝茫然。

混沌间,一个紫色身影朝着少年飞掠而来。

界海颤抖着闭上眼。

但是预想中的神力攻击或是绳索,牢笼,都没有到来。

迎接少年的是一个温暖的怀抱。

在那人靠近时,界海体内所有紊乱的力量开始平息。但他尚未来得及抬头看一眼救他的人,就蓦地陷入昏迷。

他就这样认识了他曾经想都不敢多想的祭司冕下。

冕下告诉他这是邪神之力,但当界海露出不知所措的神色时,这位冕下却会在少年不注意的时候偏过头,秀美的双目流转过狡黠的笑意。

很久以后,界海终于发现了大祭司这几乎可以称之为“可爱”的小动作时,也只能无奈地笑笑,眼中却是快要溢出的温情。

这个人终究还是凡人吧。界海低叹。

大祭司喜欢烟和酒,大祭司这里有着吃不尽的美食,大祭司也会有小脾气和小性子。

这样的大祭司,界海觉得很亲切,很喜欢。

圣塔之中没有他人,一想到这样的大祭司只有自己可以看见,他心中又有些微妙的满足。

——就好像是果酒发酵一般,酸甜的喜悦慢慢延至四肢百骸。

“先生不是仙人,这样真好。”界海笑着说。

他对面的人喝酒的动作却一顿。

“是啊,我不是仙人……”云轩垂下眼睑。“可我也不是凡人。”

“诶?”少年讶然地睁大了眼睛。

“哪有活了几千年的凡人……愚蠢的小子。”云轩斜斜地睨了他一眼。

“人生来就是为了完成自己的天命……是不是仙人有那么重要么?”云轩悠然地说着,仰首饮尽了那杯酒。

“天……命?”界海疑惑着呢喃出声。

“就是神为你安排的,你必须完成的事情”

“比如说,遇见你,引导你,就是我的天命。”

界海怔怔地听着对方笑着说出这番话,敏锐地捕捉到大祭司眼中闪过的一丝慨然。

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

“现在还不能告诉你。你只需要知道,我会帮助你,直到你实现你自己的天命。”

“所以说,小子啊,你得时刻听我的话~”

我们的相遇是命定的。再也没有比这更浪漫的话语了。

界海突然轻笑地笑起来。

“是是是我一定会听先生的话。”

看着少年灿烂的笑容,云轩不知为何感到有些羞窘。他别过脸哼哼道:“贫嘴的小子……把这些东西收拾了就去练习怎么控制你的神力!”

“好好好……”

……

命运一开始就将云轩漫长的生命线与界海的生命线纠缠在一起。

如今,生命线彼此交错,已成为一个打不开的死结。

他们注定会相濡以沫,一起走过很多路——直到终结。

-THE END-

BY:月歌

评论(4)

热度(24)